绿农特产 [山西] 切换

  1. 首页
  2. 山西特产
  3. 太原特产
  4. 荞面灌肠

荞面灌肠

荞面灌肠

荞面灌肠是盛行于山西省祁县、太谷、榆社、文水一带的汉族传统风味小吃。适合消暑,所以和山西凉皮,凉粉一起是山西人夏天喜欢吃的食物,也可以作为零食,或者直接当作一顿饭也可以。山西灌肠制作方法神秘,多为家庭代传。口感精道细腻,爽滑利口,久吃不腻,调制简单,随吃随切,加入秘制卤汁,口感更佳,虽然叫灌肠但是荞面灌肠和一般的灌肠完全不一样,没有任何的动物内脏。灌肠最早是由血肠演变而来:猪血灌入肠衣煮熟叫“血肠”(今存于东北一带),后在血中掺入荞面灌入肠衣上笼蒸熟也叫“血肠”(今存于陕北、山西吕梁一带),再后来有时也只用荞面糊灌肠,灌完肠剩下的荞面糊放入盘中蒸熟谓之“素灌肠”,直至发展到现在只有荞面没有血也没有肠的“灌肠”了。这种叫法一般流行于太原地区、晋中一带,其余地方也有叫“碗托”的。

制作方法

原料

荞面、白面、盐、白矾、水

做法

1、将荞面,白面放入盆内加入盐、白矾、水和硬搅软,顺着一个方向边加水,边搅动成稀糊状,用手抓起看似一条线即可。

2、将4寸小碟洗净,依次刷上油摆入笼内,将稀糊舀入碟的三分之二,盖上盖后在蒸笼里蒸熟,冷却后,取下切条。

3、切好的灌肠条与豆芽煸炒,亦可凉调食用。

叫法

很多人对“灌肠”的叫法感到莫名其妙,因为它用荞面制成,既无肠也不用灌。中央电视台曾采用了老乡根据方言推断的“罐渣”的说法,另外还有“贯掌”等说。其实灌肠最早是由血肠演变而来:猪血灌入肠衣煮熟叫“血肠”(今存于东北一带),后在血中掺入荞面灌入肠衣上笼蒸熟也叫“血肠”(今存于陕北、山西吕梁一带),再后来有时也只用荞面糊灌肠,灌完肠剩下的荞面糊放入盘中蒸熟谓之“素灌肠”,直至发展到现在只有荞面没有血也没有肠的“灌肠”了。这种叫法一般流行于太原地区、晋中一带,其余地方也有叫“碗托”的。

饮食文化

晋地贫寒,盛产杂粮,百姓昔日极少杀牲,肉、血与肠不常有,而荞麦面常有。荞麦面不能常与血灌于肠而煮,却可以五味调成糊而蒸。蒸后切条,拌“醋调和”或辣子油而食,其味足美,故虽不灌于肠,仍呼作灌肠。但又据史料,类此素灌肠,宋代已有玉灌肺,为宫廷名食,《山家清供》载:“玉灌肺,真粉(米粉)……加莳萝(茴香)少许,白糖、红曲少许为末,拌和入甑蒸熟,切作肺样块子,用辣汁供。今后苑名曰‘御爱玉灌肺’。要之,不过一素供耳。”荞面灌肠与玉灌肺,名不同但制法、吃法相仿,是否由此相袭沿革而来,查不可得。

太原周边制“灌肠”名达省内外者如晋源、徐沟、榆次等。过去太原县(晋源区)的灌肠夏白(纯荞面)浇卤,冬红(荞面加猪血与油素子)油炒,用驴油者则称驴油炒灌肠,人们赶集看戏,常吃为乐。徐沟灌肠亦分红、白两种,历史上以民国初期大乘寺街范庆林灌肠著名,有“范一品”美称。山西人喜食灌肠,市场大,清徐开矿办厂、身价百万的富翁许多是从卖灌肠起家。荞面灌肠也为晋西南蒲县、隰县一带群众擅制喜食,如能进军太原,像“贾记”、“杨记”这样的字号店将多至星罗街巷。长治的襄垣、武乡、沁县一带,百姓多呼之“官尝”。相传,元代襄垣人李执中在朝为官,有一年奉旨回乡选贤,路过襄垣西营,吃了摊贩的“黑皮麦团”,赞不绝口。摊主炫耀质高味佳,李尚书食赞,竖招牌“官尝”,遂有“西营官尝”流传至今。 山西的平遥、忻州、吕梁等地呼灌肠为荞面碗饦。饦为古代面食称谓,当地民间口传始于西晋战乱年间,因制于碗、食于碗而得名。碗饦与灌肠本质上均为荞面蒸制品,食法相同,如果必求其异,唯蒸糊之碟、碗器具不同而已。以碗饦之称小吃最有名者,数保德荞面碗饦与平遥白面碗饦。保德碗饦,有素、荤(荞面蒸到半熟将五味俱全细碎猪肉铺到上面一层再蒸,又叫肉碗饦儿)之分,最兴盛时期是光绪至民国年间,馆营摊售,两枚铜钱一个,卖碗饦店铺仅县城有70多家,庙梁街有康、贾二氏之艺最佳。著名歌唱家马玉涛回到故乡,曾唱赞保德县风味小吃“油糕粉汤香,荞面碗饦美……”碗饦在平遥多以白面为料,清光绪时以城南堡名厨董宣所制最好。忻州宁武县以豆面制碗饦,亦为当地传统风味。

评价

灌肠作为小吃,遍及山西太原市的各个街巷,一般都和凉粉、面皮、担担面、米线等混在一起,属步上大席的小吃食,却备受人们的青睐。它的粉丝一般是年轻人尤其是女孩子。有时,在食堂吃腻了,进到街边的小吃店,要一份荞面灌肠,让老板多放辣椒和醋,然后埋头在一堆中学生模样的人里,匆匆地满足一下口欲,也是另一种庸常生活的体验。这里的灌肠多切成菱形或条状,或加佐料凉吃,或以绿豆芽热炒,都有极爽的口感。

小时候在太原市的郊区度过,村里办宴席,荞面灌肠是一道深受欢迎的凉盘。院子里,往往有一口水缸,盛满用蒜末、辣椒、醋调制的灌肠,让人垂涎欲滴。一次,因为我和主家的小孩是同学,我们在宴席上窜来窜去,相中了荞面灌肠,于是利用亲近之便,一次又一次让掌勺的大人从缸里舀起灌肠,然后利落地一扫而光。当时的感觉真是快乐无比。食欲、美味、虚荣和骄傲,统统在单纯的心田里美好地膨胀着。那也是今生荞面灌肠作为一种小吃在我内心最为鲜艳和甜蜜的记忆。

当然,在一些上档次的餐馆里,任何地方小吃都可以做得更为精致,而荞面灌肠自然也登上了大雅之堂。在太原市,有一家乡土饭店,到那里的客人,一般都要点一份,用长竹签扎了吃,吃得雅致和安静。这时,荞面灌肠倒像是一道佐餐的点心,格外休闲,也突然具有了某种美食的品位。

而它的名字还是让人纳闷不已。如果向外地人推荐,必要详细解释一番才好。为什么不能给它改个名呢?一条街道重命名,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;而一个人改名,叫着顺口了,也没什么大碍;一种特色食物,改个名也是可行的。先不妨在新名字后加括号做注释,我想不消几年,应该就普及了吧。我斗胆拟了一个,就叫“荞面坨坨”。

实际上灌肠之名由来,主要是从荞麦面的功效来说。荞麦面属粗纤维食品,食后有吸附肠道内杂质的作用。过去太原的皮毛工由于在工作时吸入大量皮毛纤维屑,久而在肠道淤积则对身体有害。吃荞面灌肠则可以将杂质从肠道内排出,所以在太原一地此种小吃则被成为灌肠。